在摩天大楼想自由

夏天的最后一天

Iktsuarpok

抵死醉了:

翻去年的日记 当时隐藏了lof所有文章 卸载了app 大概真的有点伤心。主要还是太关注那个账号了 更文又比较勤快 过一会就要点开 看有没有人❤我👍我给我评论了。不断地往井里投石子想听到落水 不断朝山谷大喊想遭遇回声 于是时刻有种落空感 自觉很委屈 像心里住着一个小孩 想要好东西又总是不满足 一直在生气和哭。
不想这样子 赌气说我不配啦 不要再做努力 要有姿态地咸鱼。在日记里写 如果被关注我的人听见我哭诉 那么即使不被在意 不因什么事被高看一眼或低看几分 我也会难为情的。
那时的书写大概都是表达的渴望 想让人听到但不想让所有人听到。我十分清楚 如果不向别人要求什么 就会更加自由...

应行的路我已经行尽了
当守的道我守住了

你那么美 何必甘心。

我是被内心那个 想要爱和权利 又总是不满足 一直在生气和哭泣的孩子 所决定的。

【all叶】你也喜欢我?

王杰希就是这么表白的。

雨下得太大,水声把整个世界都填满了,撑在头顶的伞像一朵云,藏蓝色的。

王杰希方才牵住的叶修的手和他的一起被淋得湿透,这样也好,那些因为紧张和慌乱而黏在手心的汗不会被察觉了。

每次和叶修对视的时候,王杰希都会强烈地意识到眼睛的存在。

叶修垂下眼看自己被强拉住的手,雨幕之外,空阔的路口亮起了绿灯。

王杰希说时和他离得很近,那句话像是掉进了耳朵又化在了里面。

“你也喜欢我?”叶修说。

王杰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好像被从天而降的饼砸中的惊喜和不敢相信,居然还是有馅的。

电玩城他是和一直嚷嚷着要和他去汤姆熊的小侄子去的,投篮机和推币机还有赛车和射击游戏玩一圈下来...

惨淡经营的又一天


你别无选择
你逃无可逃

选班花这件小事

-没有年龄差的同级生设定 纠结很久还是又把这篇放出来了……看过的就忽略吧

陈果者,荣耀初中部一班班主任也。初,果谓肖时钦曰:“班花之选,斯大事矣。卿何见之有?”

时钦者,班长也,对曰:“回去问问同学们的意见。”

陈果曰:“善。”

大课间。

肖时钦进活动室的时候,觉得今天的画风有些清奇。一般来说,大课间时里面有看漫画的有看小说的有做机器人模型的有联机打游戏的有涂鸦的有写作业的有研究土炸药这种危险又危害社会治安的玩意儿的有吃早餐的有聊天的有织毛衣的有看电视剧的……特别闹腾。但是今天,推开门的时候里面的音量,像是被有意控制过的。

跟在他身后进门的孙翔显然没有肖时钦的敏锐。大大咧...

孤独到水仙

我的左手画出图画,我的右手就满心嫉妒

-all叶

-低血糖梗!倾情撒糖!(自以为)甜到忧伤!

 

一个十八九岁还没有女朋友的男生,心里的污秽有时过于公共厕所。

                                       ...

nothing at all

云雀叫了一整天


 

黄少天比喻文州是要矮一些的,所以他将自己的唇贴上对方的唇的时候,扣着他的后颈这边按了按。 
 
温热的触感,黄少天也说不清心里什么感受。这动作持续不过一秒,他就被推开了。喻文州下意识地用手背擦过嘴唇。 
 
黄少天读不懂他的神情。沿着他的目光看去,空旷的长街,那人的背影还是带着散漫劲儿,平平淡淡的往远了走。喻文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抬脚去追叶修。黄少天觉得风有点儿大,把外套的帽子戴上了。 
 
准确的说黄少天见到喻文州是比见到叶修要早的,他们毕竟是训练营的队友,尽管那时黄少天在蓝雨的待遇算得上众星捧月而喻文州更像是背景布上的一枚暗花...

A video taken ten years ago

It feels like he saw the world of Glory as it can be,and someone invisible but actual is saying:"This really happened once."
The video shows the potential a gunner has,as well as a story contradicts all of the tales those TV and newspapers have told.
It's like hearing that his deepest wish and...

香槟色的和胭脂色的

-all叶 s受m攻

-前文 胭脂色的和香槟色的

 

      黄少天瞪着他:“你的sub也太没有礼貌了。”

叶修瞥他一眼:“我自会教他。”

他坐直了身子开始专心吃周泽楷为他蘸好芥末的刺身,周泽楷感觉到了他和自己拉开的距离。其他人也感到了叶修兴致不高。他带周泽楷来是带着炫耀意味的。但他们不可能夸赞。

人们总是对同类的味道更为敏感。周泽楷有野心,绝对的。

“你收下他多久了?”喻文州说。

“两个星期。”叶修缺乏表情道。

“要小心。”喻文州说。他想自己应该更加委婉,这么说话不符合他的人设。他可能有点儿...

胭脂色的和香槟色的

-周叶,all叶,s受m攻。

-祝我好运祝我好运祝我好运!蟹蟹

 

 俱乐部鼎沸的人声是从门口开始静下来的,檀香色大波浪卷发、麻绳散鞭、银手铐和齐膝铅笔裙们似乎都被按了暂停键。这种安静层层辐射,一直到东南处象征着“最尊贵”的位置。

往常那个叫叶修的男人出现时总会这般伴随着瞩目,但这次的沉默中更多了些别的东西。

他的身侧,略靠后一些的位置,一个俊美到令人惊异的男人,随着他走进来。那人脖颈上带着一个黑色的爱马仕项圈。那是一个代表专属的项圈。

叶修并不在于黏在身上的目光和无声而暧昧的私语,径自带着自己的sub往里面走。韩文清、黄少天、喻文州和王杰希正在那里等他。一路经...

下一页
©在摩天大楼想自由 | Powered by LOFTER